您當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李正清:花腰傣竹編的守望者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7-09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生活在新平縣漠沙鎮的花腰傣群眾與竹子有著不解之緣,村村寨寨掩映在翠綠的竹林中,憑借這樣得天獨厚的資源,當地傣族群眾擅長用竹子作為材料編制各種竹器,大至籬笆、床、桌、柜、席,小至飯盒、帽、簍、提籮、甑子等,他們的生產生活中處處都有竹編的影子。

近日,記者來到漠沙鎮曼勒社區烏倫小組,見到了花腰傣竹編市級傳承人李正清,他熱情洋溢地為記者講述編織工藝及其背后的故事。

兒時愛好,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今年49歲的李正清,從小就愛看爺爺和父親編制竹器,也不時會琢磨著動手做。初中畢業后,李正清專門跟隨父親學習竹編技藝,憑著興趣和努力,他漸漸熟練掌握了各種竹編工藝流程。“我剛學的時候,雙手多次被刀具和竹子劃傷,不被劃傷無數次,是學不成這門手藝的。”李正清說。李正清的雙手,手指和手掌被刮傷的痕跡清晰可見。

問起竹編制作有些什么講究?李正清告訴記者,竹編制作在材料的選用上有非常嚴格的要求,必須是質地好、光澤度好、厚度適宜的竹子,他們村幾乎每家都栽有竹子,竹編的材料便是就地取材。在制作過程中,劃篾十分講究,這是一項比較精細的技術活,根據具體編織的需要,篾片將被劃為一指片、半指片的方條或細絲條,這樣才能編出不同的工藝品。無論編制哪一種產品,都很注重竹篾的行列結構,有的成品還需進行一定的裝飾。

據李正清介紹,竹編種類繁多,其中斗笠帽、秧籮、黃鱔籠等竹器編織技術最有代表性。以斗笠帽來說,材料選用當地的金竹,一歲竹最適宜。把鮮竹砍回來后破成篾,接著“勻篾”“刮篾”等,之后就可以開始編斗笠。編斗笠也是技術活,要用青皮這一層編,用兩根彈性很好的金竹破成四半,編出四根肋條,再用粗篾圍成一個圓架。先要編帽心,用削好的四根細篾左右交叉進行編織,編三層后,灑點水潤一下,把篾往帽心擠,頂就尖起來了,再用鐵絲扎緊。帽心編好后,沿著四根金竹肋條,用細篾從帽心向周圍編,然后以若干根細金竹條交叉支撐。最后是帽面上漆,要上清光漆才好看,綠色、美觀,這樣一頂斗笠帽就做成了。

編制是竹編制作過程中最復雜的,注重竹篾的行列結構。
編制是竹編制作過程中最復雜的,注重竹篾的行列結構。

匠心獨運,讓傳統與現代相融合

“啪”一聲響,李正清將一根手臂粗的竹子破開,一股竹子特有的清香迅速彌漫開來。接著,他嫻熟地用刀將竹子分解成一條條竹篾,再將竹篾搭配、穿梭,不用多久一只精致的傣族工藝小竹簍就露出端倪。看似錯綜復雜的工藝,在李正清手中,就是這樣簡單、自然。

說起用竹子編制傣族用品的手藝,李正清已經記不清家里傳了多少代,自從17歲從父親手中學到這門技藝,如今的他已經編了32年,是當地著名的竹編藝人。一直以來,對于竹編的發展,李正清有著自己的想法,他努力做出一些新的開拓,做到與時俱進。李正清告訴記者,1997年他首次在竹編工藝品上進行裝飾,采用花腰傣的刺繡、剪裁、服飾工藝手法,成功裝飾竹編工藝品,使全鎮竹編工藝品價格翻了一番,漠沙鎮的竹編工藝受到了省內外顧客的青睞和歡迎。

多年來,李正清應邀到各地展示傣族竹編技藝。2006年6月他應云南省文化廳邀請,參加“云南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成果展”;2006年9月參加“亞洲博物館長和人類學家論壇”及“瀾滄江―湄公河流域傣族紡織工藝展演”;2007年2月在昆明老街廟會展演中,奪得金獎;2009年12月參加在深圳錦繡中華·民俗文化村舉辦的“云南文化旅游周”竹編工藝展演;2010年8月,帶著竹編工藝作品參加上海世博會展銷,將新平漠沙傣族的傳統手工竹藝展現在世界面前,受到國內外人士的好評。2016年7月參加新平縣首屆民族民間手工藝品大賽,作品《傣雅女子斗笠帽》獲編織類銀獎……這兩年,李正清依舊活躍在各級各類活動里,尤其是在省、市、縣舉辦的非遺展上,經常有他的身影。

秧籮,是花腰傣女性用于裝飾腰部的傳統竹編工藝品。
秧籮,是花腰傣女性用于裝飾腰部的傳統竹編工藝品。

一顆癡心,盼技藝代代相傳下去

近年來,由于竹編周期長、售價低,無數的塑料制品開始充斥他們的生活,傣族群眾逐漸放棄這門不知道傳承了多少代的技術。李正清看著身邊用竹編的傣族同胞越來越少,在堅持之余,深感無奈。

“如今大家用的塑料筐、不銹鋼盆等,價格不貴,花樣又多,愿意用竹篩、竹簍的人自然不斷減少。竹編制品不僅利潤低,做起來還復雜費神,所以許多以前干竹編的人都慢慢轉行,另尋出路了。”李正清說,用竹子編一只背簍,前前后后得要一個星期,可是這樣一只背簍在市場上只能賣一百多塊。同樣,編制一頂斗笠,得用2到3天,在市場上只能賣到五六十塊。“如果靠這門手藝吃飯,全家都得挨餓了。”李正清感嘆道。

面對如此窘境,李正清卻不想放棄,他說:“這是一門傣族的傳統手藝,如今已經沒人編了,這門手藝不能失傳,就算難賣,我也會堅持下去。”這些年,通過電話,李正清長期接到來自昆明、海南、深圳等省內外的訂單,有時訂單集中,他一個人做不出來,就會分給村里人做。除此之外,每逢趕花街的時候,李正清都會帶著自己的竹編制品去售賣。

“竹編手藝越來越淡出了年輕人的視野,現在就盼著這門祖傳技藝后繼有人了。”李正清說。花腰傣竹編是花腰傣手工技藝的精髓,沒有嚴格意義的傳承方式,人人可以學習。只要有人愿意學,李正清都會不遺余力地將畢生竹編技藝相傳。

這幾年,漠沙鎮關圣小學開設了花腰傣特色興趣小組,每周四下午都會組織活動。從2017年開始,李正清應邀擔任竹編指導教師。“我先教他們編小燕子、小毛驢、小魚、小蝦之類的,然后再編具有傣族特色的飯盒、斗笠等,希望竹編技藝能這樣傳承下去。”李正清說。而在家庭的影響下,李正清的兒子李行飛也學會了竹編技巧,雖然李行飛常年在外,只是逢年過節回家才拿起竹子來編,但是李正清已經感到心滿意足了。

采訪結束后,李正清邊哼悠揚婉轉的傣族小調,邊做起竹編工藝品,他身上所獨有的寧靜與質樸情懷讓人動容。(玉溪日報記者 李艾麗 文/圖)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