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檔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h
您當前位置: 數碼 >> 軟件
吃雞之后自走棋火了 騰訊網易已競相入場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7-18   進入社區    來源:新京報   點擊:0 ]

“王校長終于敗北了。”7月11日,資深玩家張海(化名)回憶起幾個月前在網上觀看賽事直播的場景。

2019年2月,一場自走棋全明星賽引起國內玩家的關注。賽事邀請到多位知名電競高手過招。最讓玩家矚目的是,王思聰在比賽中遭遇慘敗。

“比賽讓更多的玩家了解并喜歡上了自走棋這款游戲。”張海說。

2019年,一款DOTA自走棋的游戲在市場中火爆。這款由DOTA2衍生而來的策略類游戲,在短短幾個月時間迅速席卷游戲行業,更讓包括騰訊、網易等巨頭在內的多家游戲研發團隊蜂擁入場。

7月8日,騰訊和英雄聯盟出品方拳頭公司所打造的《英雄聯盟》自走棋“云頂之弈”正式上線國服,加上此前的《多多自走棋》、《Chess Rush》,騰訊完成了自走棋在手游和端游上的布局。老對手網易則在旗下最火熱的《逆水寒》、《決戰!平安京》兩款熱門游戲中植入自走棋玩法。

巨頭比拼之下,更多的中小游戲廠商則賭上在細分市場爆發獲利的機會。“自走棋”大戰打響,它會是下一個爆款嗎?

自走棋爆發

相關商標已達37個 新戰局開啟

“這里再調試下,英雄技能再多豐富幾個。”7月6日,林河(化名)在工作室里催促下屬對電腦里的游戲數據做著修改。“趁熱度剛起來,盡快上線。”

林河的團隊正在研發一款“自走棋”游戲,這是當下市場中最為火爆的游戲。但團隊速度進展緩慢,這讓他很惱火:上線時間晚意味著玩家被其他同類游戲搶走。

“近半年來自走棋太火了,隱隱有著當年全民吃雞的感覺。”林河說。

“自走棋”,是從知名游戲DOTA2衍生出的一款策略對戰棋牌游戲。游戲將8位玩家分在不同的棋盤上,通過每回合抓取棋池中的棋子,挑選搭配出不同的棋子組合,再相互間進行對抗,不斷獲取金幣購入棋子,強化自己的組合來獲得勝利。由于游戲玩法新穎簡單,很快虜獲了一眾玩家。

“很多游戲廠商都密切關注著這一市場。”林河說,“如今市場中已有十多款自走棋游戲。除了騰訊、網易等大廠外,中小廠商也希望能從中獲利。”

讓林河心動的是,自走棋開始呈現收益。據Sensor Tower7月1日發布數據顯示,國內第一款自走棋多多自走棋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線后的首周下載量已達到110萬次。截至目前,不含國內安卓市場的全球累計下載量達到420萬次,收入超過130萬美元。

7月10日,新京報記者以“自走棋”為關鍵詞查閱中國商標網注冊信息發現,涉及自走棋的相關商標已達到37個。這些商標的注冊公司中,不乏騰訊、網易的身影。

記者隨后登錄App Store發現,自走棋相關手游已有10余款。

“多多自走棋的成績讓多家游戲廠商都希望能在一個新生領域中搶占先機。”國內電競行業投資者大大白稱,“和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等主流手游被騰訊壟斷不同,自走棋尚屬于一個全新的品類,新品類往往意味著新的機會。這類游戲市場還沒有出現壟斷巨頭,因此被多家公司看作在手游市場實現彎道超車的機會。”

巨頭比拼

大IP打造VS游戲植入 騰訊網易入局

自走棋的爆發,讓市場涌現出多款自走棋游戲,也讓自走棋創始團隊巨鳥多多坐不住了。

2019年3月,巨鳥多多公開聲明稱,“工作室擁有《自走棋》游戲的商標、玩法、數值、代碼等知識產權,我們反對一切抄襲山寨的‘自走棋產品’”。這一聲明隱隱將矛頭指向包括前電競選手伍聲2009年所推出的09自走棋在內的眾多同類產品。

“游戲玩法很難有版權一說。”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包括此前吃雞類玩法、MOBA類玩法都有多款游戲存在,不太可能存在說你用了這款玩法,其他游戲就不能用的說法。”

知名電競解說黃旭東同樣表示,游戲玩法不可能有版權,拼的都是游戲質量和細節,未來市面上還會出現無數款“自走棋”類型的游戲。

2019年3月,網易旗下端游《逆水寒》宣布將推出全新玩法“豪俠戰棋”。不久,網易另一款熱門手游《決戰!平安京》也在游戲中推出“平安京麻將棋”。

“和傳統廠商獨立推出游戲不同,網易更喜歡將游戲嵌入旗下的游戲里面。”7月10日,業內觀察者郭偉凌說,“如果小游戲火了,能帶動原游戲本身的熱度。就算沒有獲得預期效果,也不會對原游戲造成太大的傷害。”

騰訊也坐不住了。7月2日,多多自走棋發行商正式宣布,游戲在中國大陸地區將由發行商與騰訊共同發行。

“得到當前最熱門的自走棋游戲直接決定了騰訊在這一領域的地位。”大大白說,“但以騰訊擅于‘賽馬’的特性而言,勢必不滿足僅推出一款自走棋游戲。”

7月4日,騰訊宣布自己研發的自走棋手游Chess Rush上線,7月8日,騰訊和英雄聯盟出品方拳頭公司打造的云頂之弈正式上線國服。

郭偉凌稱,騰訊旗下多款同類游戲必然會對市場進行洗牌,先將其他小研發團隊的產品快速淘汰出局,再以騰訊巨大的資源和同級別對手比拼時在玩家群中起到傳導效應,最終贏得市場。

騰訊和網易如此看重自走棋,自有原因。

騰訊2019年Q1財報顯示,騰訊智能手機游戲營收約為212億元,同比下跌2%;個人電腦客戶端游戲收入138億元,同比下跌2%。而網易2019年Q1財報顯示,其在線游戲服務凈收入為118.50億元,同比增加35.3%。

“盡管游戲收入同比下滑有受版號影響的原因,但相信騰訊不愿意看到市場熱門游戲落入他家,網易也希望能找到游戲領域更多的突破口,而自走棋或許正是最好的市場發展趨勢。”大大白分析。

小廠商求生

邀游戲主播合作,搶細分市場

“這游戲最近太火了。”7月10日凌晨1點,剛結束自走棋直播的阿華說,“雖然還遠比不上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等現象級游戲,但粉絲比幾個月前明顯增多不少。”

2019年4月,一直在虎牙平臺上直播和平精英的阿華首次接觸到自走棋,被游戲新穎的玩法所吸引,之后他決定將游戲直播內容改為自走棋。

“當時就是在賭。”阿華說,盡管虎牙、斗魚等平臺陸續有自走棋游戲的直播,但無論粉絲流量還是熱度,都遠遜于和平精英和王者榮耀,“游戲沒有大主播壟斷,給了我們這些小主播一個機會。”

阿華每天從晚上6點在線直播自走棋游戲到凌晨1點,盡管7個小時的高強度讓他疲累,但讓他興奮的是,在他房間觀看直播的粉絲開始增多,“通常都有三四萬人觀看,人氣最高大概在10多萬人。”

7月10日,記者登錄虎牙搜索自走棋時發現,平臺內有多款自走棋游戲直播頁面。騰訊剛推出的云頂之弈已有數百位主播在進行直播,其中在線粉絲最多的房間已有200多萬粉絲。另一款熱門游戲刀塔自走棋,同樣有數百位游戲主播進行著直播,其中多家在線粉絲達到數十萬。記者在斗魚平臺旗下的《多多自走棋》板塊發現,同樣有上百個主播在進行直播。

“現在越來越多的主播開始轉型,除了游戲本身外,背后也不乏游戲廠商的支持。”阿華表示。6月,一家中小游戲公司以月薪5萬元的價格向阿華發出邀請,希望他能直播其所研發的自走棋游戲。

“中小廠商沒有大廠的資源和財力,只能尋找新的突破契機。”林河表示,他下載了市面上所有自走棋游戲,幾番測試后,計劃將切入點押在游戲角色設計上。“現在市面上的游戲角色和風格大多都偏硬朗,而二次元、宅文化尚未被同行挖掘。”

林河現在一邊催促著團隊將游戲角色、配音全部改為卡通女性,畫面也修改得更為二次元化,以討好年輕玩家的喜好,一邊四處物色合適的女性主播,希望能和對方達成協議,讓游戲獲得流量。

“巨頭的入場肯定會占去大量份額,小廠商的生存空間必然遭到擠壓。但也提升了自走棋品類的規模,如今要做的是切入到更為細分的市場,在中小梯隊中奪得先機。”林河說。

觀望者放棄

風險太大,能否成功誰也說不清

“算了,風險太大了。”在觀察了近2個月市場后,王磊(化名)決定放棄自走棋游戲。

王磊曾考慮率團隊打造一款游戲,但他發現自走棋不穩定因素太大。“自走棋火熱的成功之處,要么是大IP光環籠罩,要么依托于原游戲本身。單獨拿出來能否成功誰也說不清楚。”

王磊表示,包括當下最主流的多多自走棋、云頂之弈、豪俠戰棋等游戲,大多都是從此前游戲中“裂變”而成。

“其實游戲本身玩法相似,誰能活到最后還是看IP和資源。”王磊說,“和熟悉MOBA類游戲的玩家能迅速上手王者榮耀,擅于吃雞的玩家能適應和平精英不同,自走棋之間相通性較小,玩不同的游戲都需要重新摸索適應。”他更擔心的是,和王者榮耀注重對抗性不同,自走棋本質上更偏向傳統的象棋、麻將等游戲,游戲對抗性和觀賞性遠落后于前者,這很可能導致粉絲不能長時間對游戲保持興趣。

據業內媒體報道稱,當下最熱門的多多自走棋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總下載量約為420萬,刀塔霸業下載量160萬,并沒有超過傳統熱門手游的一般水平。

移動應用數據分析平臺七麥顯示,截至7月8日,多多自走棋在海外市場的表現并不亮眼。iOS游戲排行榜數據顯示,該游戲在大部分國家的排名都是50名以后,其中較重要的美國市場只排在739名。

“海外市場的遇冷意味著自走棋目前最重要的市場仍在國內。”郭偉凌表示,“如果中小游戲廠商投入較大精力,但并沒有獲得預期效果時,無法如同其他品類游戲能通過出海進行自救,這很可能導致中小游戲廠商遭遇巨大風險。”

自走棋還面臨著商業化變現的問題。“很難有公司能提前準備這一品類的版號申請。”王磊說,“現在去申請版號,肯定會等待漫長的時間。而真正到那一天的時候,市場中是否還流行自走棋,誰也說不清楚。”(記者 覃澈)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