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 女性 >> 母嬰
母嬰化妝品,如何讓消費者重獲信心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7-16   進入社區    來源:中國婦女報   點擊:0 ]

統計顯示,目前我國嬰幼兒洗護市場容量約為150億元,2017年孕婦護膚品市場規模增長至22億元, 2022年孕婦護膚品市場規模預計將達47億元。作為消費主體的“80后”“90后”消費者對高端化妝品的需求及安全性的要求明顯提升,但目前該行業依然存在不少質量安全問題。對此,專家呼吁強化行業自律,約束和規范企業行為,提升企業及行業誠信,為媽媽、寶寶創造一個健康成長的環境。

據中國產業信息研究網提供的數據顯示:二胎+消費升級拉動母嬰行業高速增長,孕婦嬰幼兒護膚品迎來高速增長期。一方面,目前我國0~3歲嬰幼兒數量超過5000萬,嬰幼兒洗護用品(頭發護理、洗浴用品及護膚用品)按人均每年消費300元計算,我國嬰幼兒洗護市場容量約為150億元。另一方面,秉承“孕期也要美到底”的理念,孕婦用護膚品已具備洗浴、護膚、彩妝等多重功能,產期護膚品已逐漸擺脫附屬消費品地位,成為必需消費品。統計顯示,2017年中國孕婦護膚品市場規模增長至22億元, 2022年中國孕婦護膚品市場規模預計將達47億元。

我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化妝品消費市場,隨著消費升級以及消費者對化妝品認知度的提高,作為消費主體的“80后”“90后”消費者對高端化妝品的需求及安全性的要求明顯提升,但目前該行業依然存在不少質量安全問題。專家呼吁強化行業自律,約束和規范企業行為,提升企業及行業誠信,為媽媽和寶寶創造一個健康成長的環境。

非法添加投訴引人關注

不久前,家住蘇州的吳先生剛出生不久的小寶寶,因使用了從某母嬰店購買的一款“紫草膏”治療濕疹而突發“怪病”,渾身毛發增多,原先的小臉變成了“滿月臉”,身高體重增長緩慢……究其原因是“紫草膏”內含有一種藥物成分或說激素“氯倍他索丙酸脂”,從而導致孩子患上皮質醇增多癥。

而29歲的孕婦李女士用了朋友代理的面膜后,不僅臉上出現大面積紅斑,還被查出血鉛超標,因害怕胎兒畸形,最后被迫流產。

據一位資深化妝品從業人員告訴記者,孕婦、嬰幼兒這類人群的膚質相對來說是敏感肌膚,極易吸收有害物質,抵抗環境能力弱。所以,針對這類特殊人群的產品有著嚴格要求,從原料的選擇就要開始規避潛在的隱患與風險。

據她介紹,2012年,我國食品藥品監督局就制定印發了關于兒童化妝品的規定《兒童化妝品申報與審評指南》。這一規定中,明確要求兒童和嬰幼兒的化妝品配方中應最大限度地減少所用原料的種類,并且要盡量少用,或者不用香精以及防腐劑。從配方角度來說,嬰兒護膚品相對而言都是簡短的配方,大家需求的也是天然的、植物類的、可食用的配方。

在我國現行的《化妝品安全技術規范》中,氧氟沙星、甲硝唑、氯霉素等抗生素藥物以及汞和糖皮質激素均為禁用物質。其中,在祛斑產品中的汞可通過皮膚吸收,并蓄積在體內,引發慢性中毒,損害人體腎臟等器官;而面膜、口紅等化妝品中的磷苯二甲酸鹽和鉛等物質,會影響成長中的胎兒。嚴重的會引起胎兒畸形甚至流產。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總局近期發布的2019年檢測出來的12款美白、祛斑的不合格護膚品,出現最多的就是倍他米松,這是糖皮質激素類的藥,還有鉛汞。

網購假貨加劇信任危機

“不能讓消費者對我們的母嬰健康行業失去信心,應加強對微商平臺的監管力度。”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美容化妝品業商會母嬰健康專業委員會常務秘書長張金鐵向記者表示。

國家藥品監管局公布的《全國化妝品安全知識公眾認知、行為與需求專項調查報告》顯示,公眾普遍重視化妝品安全,49.5%的受訪者認為化妝品的安全非常重要。《報告》還顯示,公眾最擔心重金屬超標問題,占比達到53.6%,同時,對化妝品添加激素、假冒化妝品、使用化妝品帶來的過敏反應或者不良反應、化妝品添加防腐劑等也表現出擔憂。

目前全國有1萬多家微商企業,從業人數超千萬,然而因缺乏統一監管,很多質量堪憂的三無產品占據市場。由國家工商總局網絡商品質量監測(杭州)中心發布的2017年網購母嬰商品質量抽檢結果顯示,通過抽檢國內八大電商平臺的嬰幼兒服裝、孕婦裝、兒童地墊等母嬰產品,總體不合格商品檢出率為27%。“榜單”上,“海淘”商品涉嫌仿冒較多的,有網易考拉海購、國美在線等知名平臺的相關店鋪。

張金鐵認為,較之非法添加激素、重金屬等問題,目前部分化妝品生產企業存在擅改配方生產、質量和衛生管理不到位的現象更突出。而電商特別是跨境購平臺的售假風波,如不及時采取相應措施,將會進一步導致消費者更大的信任危機。

有關專家指出,化妝品行業是快速發展的行業,而互聯網因為發展速度太快,相關法律法規還不夠完善,這就要求第三方平臺要有社會責任感,而不是等相關法律法規出臺后再進行監管。

誠信建設為媽媽和寶寶筑牢安全防護網

“強化企業誠信和企業主體責任意識,也是社會共治的需要。”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沈杰表示,社會的誠信環境由相互交往各方面的品行共同構成,企業誠信是影響社會誠信的一個重要方面。

他認為,企業只有努力以最優質的產品服務于消費者,才會贏得消費者的認可和信任,從而樹立起自己的誠信形象。而只有當社會交往的各方面都能夠建立自己的誠信,整個社會的誠信才會良性循環,形成越來越優化的誠信空間。

沈杰表示,當前社會的誠信建設尚處于起步階段,亟待有關部門建立相應的規范和機制,發揮引導、規范、監督、評估和獎懲的作用。依據這些規范和機制,企業可以更加積極地建設自己的誠信文化,超越底線要求,向塑造承擔起企業社會責任的更高標準努力,這樣的企業無疑將獲得社會形象和經濟利益的雙豐收。

據悉,化妝品衛生監督條例已經列入國務院2019年度立法計劃,年內有望出臺,同時,化妝品注冊管理辦法、化妝品標簽管理辦法、化妝品生產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已列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年度立法計劃,正穩步推進,計劃與條例同步實施。此外,一系列配套文件的制定也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中。

據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消息,2019年,全國市場監管部門將集中開展以電商平臺整治為重點,專項治理侵權仿冒、價格欺詐、假海淘等問題。針對企業違法成本低、消費者維權成本高,將重新制定巨額處罰制度在內的一系列監管制度創新,加大經營者的違法成本。

“消費者在購買化妝品時,一定要到正規商場、大型連鎖超市、化妝品專柜等正規渠道購買,注意產品包裝上的生產標識、生產衛生許可證編號,切莫迷信虛假宣傳,不要給不法分子留下可乘之機。”張金鐵提醒。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h